叶老金苏灯 今朝挂洪梅

尊龙人生就是博旧版

2018-11-09

叶老对初步贴好框架图案的花灯做细致的形态检查。

2月14日凌晨3点,靠着微黄灯光,一位老头花白,身材瘦削的老人,戴着厚厚的老头镜,把一条条竹篾拼扎成金苏灯的支架。 一绕一扎一绑间,长满老茧的手动作娴熟利落,洪梅第二届花灯节最后一盏金苏灯灯架终于完成了。 这是洪梅花灯“元老级”制作者———洪屋涡村叶汝洪老人赶制节日花灯的情景。

一天之后,花灯节现场将挂满由叶老伯亲手制作的花灯。

到时一盏盏花灯被点亮,洪梅广场将张灯结彩,充满洪梅传统特色的民间手工艺品将再次大放异彩。

在洪梅,家里添人进口都有挂“添丁灯”的习俗,也有闹元宵、中秋挂灯笼等传统。 洪梅花灯品种繁多,有长寿灯、金苏灯、斗灯、棱角灯等等。 而在元宵节,金苏灯就成了主角。 花灯的制作是一项复杂的手艺活。

先用竹篾扎成灯的骨架,再用各种染色纸帛和金银箔纸等镶嵌粘贴于灯体外,并根据花灯的大小类型,在每盏灯的底座安装一个或多个烛托或油灯托,在上面置放蜡烛或小油杯。

除了灯纸的图案由印刷厂印制外,整个花灯的制作过程仍然是手工制作,很费工夫,也很费时。

即使是叶老伯,一天下来也只能制作三四个灯架,再加上后期制作,有时几天才能制成一盏花灯。 [cms-page-tar]竹篾是做灯架的原材料,叶老对竹篾做弯曲处理。

走进叶老伯的家里,到处挂满花灯,就连楼梯的过道也成为了“红色的海洋”。

据叶老伯介绍,为了迎接洪梅第二届花灯节,他一共制作了50盏1米多高的金苏灯,以及500多盏小花灯。

这张庞大的“订单”,他从去年农历腊月中旬就开始,一直到花灯节的前一天才完成,除了吃喝拉撒,几乎都泡在房间里扎灯架,甚至连除夕都没时间做年夜饭。 与花灯结伴近60年、今年已70岁高龄的叶老伯,从13岁起便与花灯结缘。

尽管当时家里经营药店生意,但叶老伯对手艺感兴趣,专门跟随木匠师傅学习木工,并自学了花灯制作。 自此之后,近60岁的生活里,制作花灯既成了他的兴趣,也成了他的谋生手段。

[cms-page-tar]给灯架贴上喜庆的图案。

叶老伯的房间既是卧室,又是工作室。

一张米宽的床,晚上是他睡觉的地方,白天就成了他的工作场地。 床尾放着一块四方木板,一个个牢固的花灯支架就在这里扎成。

床的另一头被一张张纸皮占据,金纸箔纸沾上浆糊后一张张地贴到支架上。

一整天下来,房间里满地都是碎纸和篾碎,而一个个精巧玲珑的花灯也诞生了。

文章关键词:。